奋斗者公考资料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6|回复: 0

“屙尿巷”的记忆

[复制链接]

1005

主题

0

金币

5096

威望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106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“屙尿巷”的记忆
  

  “屙尿巷”的记忆

  ——带雨的云

  

  

  《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500篇》

  第460篇 “屙尿巷”的记忆

    

    

  七老八十年纪,闲来无事时爱回忆过去,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也会高兴。哪怕是挨打、受罚、受气,即便是挫折、坎坷、倒霉,甚至是痛不欲生的“噩梦”也乐意回忆。

  也许是因为我的日子比较平静,并没有真正经历过疾风恶雨,没有过真正的“噩梦”,好比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,所以“哪怕是挨打、受罚、受气,即便是挫折、坎坷、倒霉,甚至是痛不欲生的“噩梦”,也乐意回忆。”

  一天,在电脑前敲击中,闭目养神歇息,忽然一刹那灵感,想“搜索”儿时的最早记忆,我记得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?然而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来,日子太久远了。

  靠在电脑椅上带有弹性的靠背上,一边怡然自得、左右旋转,一边在脑子里“点击”。包括上脑下脑、左脑右脑、前脑后脑,还包括脑门。

  可是,上下左右前后“点击”遍了也没搜索出什么来。儿时记忆好比那非常陈旧的老照片,全是模模糊糊、朦朦胧胧,时有时无、影影绰绰。

  王国维解释“意境”和“灵感”是神来之境:“在远近之间,才着手便煞,一放手便飘忽去。”久日的记忆也这样,常常不知不觉中偶然来了,可是模糊迷离,抓不住准它的“正形”。不断的想呀想,以为越想越清晰,哪料忽然没了,一刹那之间,连影影绰绰的印象也“飘忽去”。

  一天,我在电脑椅上的转悠中,突然想起了儿时的“屙尿巷”。

  比较后,觉得“屙尿巷”该是我最早的记忆,可是想不起来是几岁时候的事,只能推测是五岁之前。因为上学之前的日子我还记得清清楚楚,住在北山脚下的那栋老屋里。

  还记得上学的前一天表叔提着一个大竹篮子,装着三牲(煮熟了的整鸡、整鱼、整块的肉)、香纸、蜡烛、鞭炮、酒,牵着我的手去文庙拜孔夫子“破学”。还记得《金沙小学》开学的那天是姐姐送我去的,送我和她的小姑子一同去。还记得哥哥常常带我去乌石山看傀儡戏。这些上学前的事都是住在这老屋里。

  住在“屙尿巷”的时候,肯定要早许多。“屙尿巷”的名字非常难听,也许就因名字难听所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那巷子长长的、窄窄的,我家在巷子的中段,离大街大约数十米远。

  “屙尿巷”究竟在哪里却想不起来,是在城东、城南、城西、城北,是靠近哪条街呢?印象里像是水东桥头过去那条街上的一条巷子,可想不起来究竟是不是。

  我家的屋子是什么样子呢?也想不起来。我们家住了几个人呢?还是想不起来了。前些年我问过,都没有听见过这巷子。

  如此难听的名字,我想它[url=http://www.shang-ban.com/wsbdf/etc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s/m/82.html]控制心理紧张四小步[/url]是为什么呀?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没有必要去回忆,可我就是想把记忆寻回来。

  因为问不着,曾经怀疑过自己的记忆力,那“屙尿巷”会不会是一种幻境或者梦境呢。我确实梦多,常常会把梦中的事当真。我不得不怀疑,不过总是相信真的有“屙尿巷”。

  忽然来了灵感,为什么不在网上搜索试试看呢?果然,我在网上搜索到了有关“屙尿巷”的记载:

  “1932年2月,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政治部从本月起至1934年间,在长汀县城东的屙尿巷,办了一期无线电通讯训练班,朱德在训练班开学时候讲了话”。

  我非常高兴,终于搜索着了,白纸黑字证明了我的记忆,当年确确实中科人——献礼祖国67周年华诞有“屙尿巷”,不是梦境。

  我对“工农红军办了一期无线电通讯训练班”的记录并没有兴趣,对“朱德在训练班开学时讲了话” 的记录也同样没有兴趣。我有兴趣的是记录里曾经有“屙尿巷”,证明我的记忆没有错。那正是我出生的年代,也许这屙尿巷还就是我的出生的地方。

  几乎八十年的岁月过去了,现在如果寻去旧址,一定已经面目全非。可是我真想,再回家乡便一定去这个“城东”寻寻,总会有记得的老人吧。

  如果这条巷子还在,我要在那里慢慢的踱步,在那里来来回回的走呀走呀,也许有个意外,忽然的“神来之境”奔我脑子而来,让我想起儿时在这条长长窄窄的巷子里的故事。

  过去我对参观那各种各样《旧址》很不理解,破破烂烂的,有什么好参观的。年老后才渐渐理解,人老了会有一种怀旧心理。

  一定要去走走,也许走走之中触景生情,能激发我一刹那的突然灵感,激发我忽然的情绪记忆。也许还会突然想起爸爸妈妈抱着我的情景,想起他们牵着我的手在巷子里行走的情形。或者还会想起我在那里和同龄孩子们一同玩耍。或许还会想起我在那巷子里和孩子们打架,我把别人打得头破血流——不不不,是别人把我打得头破血流。我是个弱者,在记忆里总是挨别人打,而不是打别人。我的个头小,多病,身体还特别弱。

  又比如会想起奶奶要我拿个小碗去街口打酱油,奶奶等着酱油烧菜,我却只顾在街上看新鲜,回去晚了挨了一顿臭骂。又比如,也许想起我只顾在巷子里边白癜风可能吃板栗吗走边玩,酱油洒了、碗也打了,挨了奶奶的一顿痛打。没有想起这样的事,然而是可能的。

  别人也许不会像我,回忆如此没趣的事。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想回忆。也许是因为我太平庸了,不想这些平庸的事又能想什么呢。人家事业有成,回忆自己是怎么成就功业的,回忆是怎么赚了许多钱的,回忆自己是怎么名满天下的。

  不过像我这样爱回忆的人也非绝无仅有。一次,三个年近四十做好此菜可让你宝贝吃更多的“女孩”,在院子门口咋咋呼呼、指指点点,想进院子里看看。原来文革年代她们住在这院子。

  我帮她们和门卫讲情让她们进去,她们一再感谢我。她们恋恋不舍的指着这里那里,讲他们文革年代在这里什么什么,在那里什么什么。

  回忆是美的,回忆真的是很美的,很快乐的。回忆为什么能给人快乐呢?我从德国哲学家康德的一句话里得到了解释。康德认为:“快乐就是我们的需要得到了满足。”

  是的,需要得到满足当然是快乐的,只是各人的需要不一样罢了。

  听过一个故事:一女旅行家行遍天下,觉得自己的需要得到最充分的满足,觉得自己享受尽了人间的幸福。

  可是当她在旅途中,一次把那些自己洋洋得意的新鲜事,讲给一个农妇听,那农妇却怜爱的对她说:“姑娘,你真可怜,怎么这样命苦啊!”不理解的人或者会觉得很可怜,竟然回忆“屙尿巷”这样没趣的鸡毛蒜皮事。

  后来,外甥帮找老人打听,果然是在我印象里的水东桥头过去那条街上。啊,我非常高兴,这是我最早的记忆,推算是四岁的时候。

    

  《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500篇》

 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ydyabc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海量高价值资料
海量高价值资料

QQ|手机版|奋斗者公考资料网 ( 鲁ICP备15034657号-1

GMT+8, 2017-7-22 08:54 , Processed in 0.148371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